揭露模特公司骗局:做模特先交1680元 仅拍40多分钟

来源:钱江晚报 作者:俞任飞 发表时间:2018-12-21 16:40

196709157716472375.jpg

钱报记者来到涉事公司暗访,图为记者拍到的场景。

想做模特?先交1680元拍照片

读者爆料,交钱后拍了几回就没下文,疑似被骗,钱报记者暗访招模特的公司

面试时一直称“今天是我们招聘最后一天”,记者不愿交钱拍照片就被赶了出来

“对模特感兴趣,年龄18岁以上,身高152cm以上,主要整体形象气质好,无相关拍摄经验均可尝试,利用休息时间即可,薪资日结每小时百元以上……”

投递了无数份简历后,这份淘宝模特的招聘,让安徽姑娘陆珂动了心。

“从没觉得自己能做模特。”可优厚的待遇摆在眼前,身材不算高挑、爱发自拍、刚刚大学毕业的陆珂还是着了眼。为了入行,并不富裕的她一咬牙,凑出了入行前对方要求的“模特卡”制作费。

在交纳了1680元“拍摄费”后,陆珂原本设想的兼职模特生涯还未起步,就差不多结束了。

最近,钱江晚报记者接到陆珂的爆料,称自己疑似遭遇了所谓招模特的骗局。钱报记者随后进行了暗访,发现确实存在问题。

昨天,杭州市市场监管局和江干警方联合执法,涉事公司已停业整顿。

入行可以,先交钱

陆珂来杭州已经有5个月。

周六,她没有赖床,而是花了一个小时仔细化妆。按约定,这天是面试模特的日子。此前,陆珂一直在企业实习,薪水大半填了房租。为了在杭州立足,她一直在找兼职。

好运似乎来了,她刚发在朋友圈的自拍里,忽然有个不熟的人点评“照片拍得不错,形象过关,想做淘宝模特吗?”

对方的邀请让她有些意外,尽管喜欢自拍,但她还从没觉得自己能做模特。她决定试一试。

刚过两点,陆珂赶到了杭州艺线文化传播有限公司(下称“艺线文化”)。公司在杭州东站旁的迈达商业中心,乘电梯上4楼,沿着走廊最里边靠左一间就是。“进进出出的人还挺多的。”填完登记表之后,很快就有一位经理为她安排面试。

她向陆珂暗示,公司目前业务正在扩张,机会难得。紧接着她又点明,入职前得先拍套模特卡,用来推广,“别家拍的也行,但一般我们都是自己拍的”。

经纪人向陆珂开价,1680元一套。

陆珂退却了,这对她来说不算一笔小数目。“贴心”的经纪人看出她的难处。“你可以花呗先转给我1000元,其他钱从你薪酬里扣。”说完,她还承诺,下个周末就可以安排档期,“90元拍一件,一次至少拍三四十件,你一天就赚回来了。”

面试结束,陆珂很快从花呗里贷出1000元,交给对方。

40多分钟的模特生涯

刚交完钱,陆珂就后悔了,但她骑虎难下,简单的摄影化妆,又收了她100元。拍摄场地很简单,一大块背景白布,模特换上四套衣物,摆上几个造型就大功告成。陆珂记得,整个拍摄时长还不到20分钟,陆珂看了下,“还没我自己修得好。”

在微信上催问数次后,经纪人隔了两天答复她,来拿模特卡,“直接拍个广告”。接到通知,陆珂有些欣喜。那天下午2点,她再次赶到工作室,依然是交费化妆,换件摆拍,只不过这次拍的是包。二十分钟后,完成拍摄的陆珂出门去找同行的朋友。朋友惊讶:“做模特这么快?”

接下来是一周后,又是提前一天通知,又是同样的流程,这次拍摄道具换成了三件大衣。每次拍摄完,除了经纪公司的抽成,陆珂可以拿到一百多元的报酬。“但因为我的模特卡还没付清,这两笔钱都被拿来抵费了。”换言之,她没有拿到一分钱。而陆珂幻想的模特生涯,也在这两次加起来40多分钟的仓促拍摄后,戛然而止。第二次拍摄后,经纪人让她“回家多练练动作”。之后,就再没有消息了。

钱报记者暗访:不交钱就被赶了出来

根据地址,钱江晚报记者直接来到了迈达中心417室的艺线文化。工作室不大,一百多平方的空间内隔出了总经理室、模特部、演艺部、摄影棚、化妆室等7个房间。墙上贴着几张模特照。

两间化妆室都有人,除了一名正在工作的化妆师,其他人正在吃饭。几盒开封的辣条、泡面腾着热气,摆在梳妆台前。隔壁的摄影棚内,两名摄影师胸前挂着相机,百无聊赖地刷着手机。

绕了一圈,记者回到前台,接待小哥爱理不理。“来面试的吗,哪个老师介绍的?”当得知记者并未预约,他递来一份报名登记表。填写完成后,很快一名男经纪人就为记者安排了面试。

面试开始,按照要求起身做了几个简单动作后,经纪人开始滔滔不绝地介绍起兼职模特这份工作。“一般是从内景拍摄做起,一件衣服几十元报酬,每次拍摄1-3个小时,熟练后,就可以出外景拍摄,按时长收费,一般一小时在300-500元左右。”

“我这就算通过了吗?”记者有些奇怪。

“我们已经看过了,你底子不错。”随后他又保证,签约后第二天就能给记者派单。但签约的前提,就是必须有一套模特卡。

随后,他向记者展示了一份清单,罗列着各类模特卡的清单。“你刚毕业,就收你最便宜的1680元一档吧。”经纪人已经变成了推销员。

“我现在没钱,考虑几天可以吗?”记者尝试拖延。“不行,今天是我们招聘最后一天,本来就快招满了。”经纪人回绝了记者的请求,并帮记者想了个办法。办法和陆珂的遭遇一样,先交1000元,剩下的从报酬内扣。在记者拒绝交钱后,他脸色一变,很快将记者打发出办公室。走出工作室前,大门前的一幅海报吸引了记者。上面写着,作为三家协办机构之一,艺线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参与举办了嵩元杯2018年世界超级模特全明星冠军赛浙江总决赛。记者随即致电大赛主办方,其回复称,艺线传媒并不在协办机构名单中。

记者随后从陆珂处了解到,和她一样遭遇的还有不少。

钱报记者随后向有关部门反映了这一情况。 记者 俞任飞 文/摄

编辑:
金羊图库
新闻排行榜
    羊晚24小时
    返回顶部
    揭露模特公司骗局:做模特先交1680元 仅拍40多分钟
    钱江晚报  作者:俞任飞  2018-12-21

    196709157716472375.jpg

    钱报记者来到涉事公司暗访,图为记者拍到的场景。

    想做模特?先交1680元拍照片

    读者爆料,交钱后拍了几回就没下文,疑似被骗,钱报记者暗访招模特的公司

    面试时一直称“今天是我们招聘最后一天”,记者不愿交钱拍照片就被赶了出来

    “对模特感兴趣,年龄18岁以上,身高152cm以上,主要整体形象气质好,无相关拍摄经验均可尝试,利用休息时间即可,薪资日结每小时百元以上……”

    投递了无数份简历后,这份淘宝模特的招聘,让安徽姑娘陆珂动了心。

    “从没觉得自己能做模特。”可优厚的待遇摆在眼前,身材不算高挑、爱发自拍、刚刚大学毕业的陆珂还是着了眼。为了入行,并不富裕的她一咬牙,凑出了入行前对方要求的“模特卡”制作费。

    在交纳了1680元“拍摄费”后,陆珂原本设想的兼职模特生涯还未起步,就差不多结束了。

    最近,钱江晚报记者接到陆珂的爆料,称自己疑似遭遇了所谓招模特的骗局。钱报记者随后进行了暗访,发现确实存在问题。

    昨天,杭州市市场监管局和江干警方联合执法,涉事公司已停业整顿。

    入行可以,先交钱

    陆珂来杭州已经有5个月。

    周六,她没有赖床,而是花了一个小时仔细化妆。按约定,这天是面试模特的日子。此前,陆珂一直在企业实习,薪水大半填了房租。为了在杭州立足,她一直在找兼职。

    好运似乎来了,她刚发在朋友圈的自拍里,忽然有个不熟的人点评“照片拍得不错,形象过关,想做淘宝模特吗?”

    对方的邀请让她有些意外,尽管喜欢自拍,但她还从没觉得自己能做模特。她决定试一试。

    刚过两点,陆珂赶到了杭州艺线文化传播有限公司(下称“艺线文化”)。公司在杭州东站旁的迈达商业中心,乘电梯上4楼,沿着走廊最里边靠左一间就是。“进进出出的人还挺多的。”填完登记表之后,很快就有一位经理为她安排面试。

    她向陆珂暗示,公司目前业务正在扩张,机会难得。紧接着她又点明,入职前得先拍套模特卡,用来推广,“别家拍的也行,但一般我们都是自己拍的”。

    经纪人向陆珂开价,1680元一套。

    陆珂退却了,这对她来说不算一笔小数目。“贴心”的经纪人看出她的难处。“你可以花呗先转给我1000元,其他钱从你薪酬里扣。”说完,她还承诺,下个周末就可以安排档期,“90元拍一件,一次至少拍三四十件,你一天就赚回来了。”

    面试结束,陆珂很快从花呗里贷出1000元,交给对方。

    40多分钟的模特生涯

    刚交完钱,陆珂就后悔了,但她骑虎难下,简单的摄影化妆,又收了她100元。拍摄场地很简单,一大块背景白布,模特换上四套衣物,摆上几个造型就大功告成。陆珂记得,整个拍摄时长还不到20分钟,陆珂看了下,“还没我自己修得好。”

    在微信上催问数次后,经纪人隔了两天答复她,来拿模特卡,“直接拍个广告”。接到通知,陆珂有些欣喜。那天下午2点,她再次赶到工作室,依然是交费化妆,换件摆拍,只不过这次拍的是包。二十分钟后,完成拍摄的陆珂出门去找同行的朋友。朋友惊讶:“做模特这么快?”

    接下来是一周后,又是提前一天通知,又是同样的流程,这次拍摄道具换成了三件大衣。每次拍摄完,除了经纪公司的抽成,陆珂可以拿到一百多元的报酬。“但因为我的模特卡还没付清,这两笔钱都被拿来抵费了。”换言之,她没有拿到一分钱。而陆珂幻想的模特生涯,也在这两次加起来40多分钟的仓促拍摄后,戛然而止。第二次拍摄后,经纪人让她“回家多练练动作”。之后,就再没有消息了。

    钱报记者暗访:不交钱就被赶了出来

    根据地址,钱江晚报记者直接来到了迈达中心417室的艺线文化。工作室不大,一百多平方的空间内隔出了总经理室、模特部、演艺部、摄影棚、化妆室等7个房间。墙上贴着几张模特照。

    两间化妆室都有人,除了一名正在工作的化妆师,其他人正在吃饭。几盒开封的辣条、泡面腾着热气,摆在梳妆台前。隔壁的摄影棚内,两名摄影师胸前挂着相机,百无聊赖地刷着手机。

    绕了一圈,记者回到前台,接待小哥爱理不理。“来面试的吗,哪个老师介绍的?”当得知记者并未预约,他递来一份报名登记表。填写完成后,很快一名男经纪人就为记者安排了面试。

    面试开始,按照要求起身做了几个简单动作后,经纪人开始滔滔不绝地介绍起兼职模特这份工作。“一般是从内景拍摄做起,一件衣服几十元报酬,每次拍摄1-3个小时,熟练后,就可以出外景拍摄,按时长收费,一般一小时在300-500元左右。”

    “我这就算通过了吗?”记者有些奇怪。

    “我们已经看过了,你底子不错。”随后他又保证,签约后第二天就能给记者派单。但签约的前提,就是必须有一套模特卡。

    随后,他向记者展示了一份清单,罗列着各类模特卡的清单。“你刚毕业,就收你最便宜的1680元一档吧。”经纪人已经变成了推销员。

    “我现在没钱,考虑几天可以吗?”记者尝试拖延。“不行,今天是我们招聘最后一天,本来就快招满了。”经纪人回绝了记者的请求,并帮记者想了个办法。办法和陆珂的遭遇一样,先交1000元,剩下的从报酬内扣。在记者拒绝交钱后,他脸色一变,很快将记者打发出办公室。走出工作室前,大门前的一幅海报吸引了记者。上面写着,作为三家协办机构之一,艺线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参与举办了嵩元杯2018年世界超级模特全明星冠军赛浙江总决赛。记者随即致电大赛主办方,其回复称,艺线传媒并不在协办机构名单中。

    记者随后从陆珂处了解到,和她一样遭遇的还有不少。

    钱报记者随后向有关部门反映了这一情况。 记者 俞任飞 文/摄

    编辑:
    新闻排行版